他山之石
合肥一中:高考之外,办学的“味道”在哪里
2011/10/12

 

合肥一中:高考之外,办学的味道在哪里

《中国教育报》记者  张以瑾

   

              英语教师出身,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访学一年,这是合肥一中校长陈栋的“人生前传”。这段经历让他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也确立了他持续至今的教育思维。
        他经常说,“标准答案性的东西要少些”,“让学生自己去做”。学校搬迁到新区后,不少教师建议在校园里搞个主题雕塑,他说那是学生的事情,“他们有自己的创意和设计,说不定几根破钢管就能搞出个名堂”。
        在这个思路下,校园里的窨井盖、排水口、连接生活区和教学区的地下通道都交由学生们“涂鸦”,结果成了独具特色的校园景观。此外,学校的社团活动,大规模修学游,还有名家荟萃的“百家讲坛”等活动,无不给学生充分的自主空间和探究的可能。
        “怀天下抱负,做未来主人”,写在墙上的校训,浓缩了学校的精神。
        对每一所有志于改革的高中学校来说,如何改变只为高考而为的局面,拓展高中办学的广度和深度,都是一项充满艰难探索的自觉追求。
        陈栋说:“中学要有点大学味。”合肥一中在追求学校味道的同时,也为高中办学探索出一条现实路径。

奠基“学术”,每个人都要养成探究习惯

       合肥一中的学生应该是什么样子?陈栋给出的关键词是“合作,探究,宽容,文雅”。如果说当初这仅仅是一种期待,那么经过数年的努力,这种期待正在一点点地变为现实。
        到合肥一中之前,陈栋是另一所中学的英语教师。有一次,省教育学院搞教学比赛,从一中和他所在的学校各“借用”一个班学生。当两个班的学生站到一起时,有人评价说,一眼就能看出谁是一中的学生。
       那次“短兵相接”后,陈栋对培养学生气质尤为在意。他把这种理念也带到了合肥一中,尽管一中的学生能够让人“一眼看出来”,但他觉得让人看出来的不应该只是身份,还应该有内涵和气质。
       然而,高中阶段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都没有多少心思和时间琢磨气质的问题。陈栋决定从改变学生学习习惯和丰富学校活动入手,在中学里营造一点大学的氛围,让学生能够发挥自己的兴趣,形成自主探究的精神。
       合肥一中从2006年开始实行课程改革。3年来,学校在课程设置、课堂教学改革、综合实践活动以及校本课程方面都进行了艰难而富有成效的探索。
       高三(2)班学生史雨朦说:“学校开展的选修课涉及方方面面,选课也全凭个人兴趣。电影鉴赏、社交礼仪、诗经、英文报刊阅读、动画制作、海洋武器等课程,让我们领略到与书本截然不同的全新世界,老师和我们都乐在其中。”
       从高一开始,学生可以从180个研究小课题中自由选择,以自愿搭伴的方式组成研究小组,开展研究性学习。课余,学生通常忙于查找资料、调查研究和探讨交流,图书馆、书店乃至茶馆、超市等地方都可以看见一中学生的身影。
       为了让校园的学术味更浓一点,陈栋对学校图书馆的功能也进行了“升级”。他说,图书馆如果只用于借阅图书就太可惜了,应该发挥更大的功能,更学术化。
        每个学期,合肥一中图书馆都要举办多场名家讲座,内容五花八门,甚至还请来农业大学的教授为学生讲“盆景艺术”。连陈栋自己都感叹:“我们的‘百家讲坛’简直千奇百怪!”
        学校在丰富活动内容的同时,也注重改进活动方式。请乐队来校园演奏时,陈栋要求乐手“吹一段,讲解一段”。他说,不管是学术还是艺术,都应该培养学生的探究精神。
        这样的中学校园似乎“杂”了一点,“闹”了一点,不过陈栋并不担心。他认为,让学生提前感受一下大学生活,当他们进入大学后,就能从容不迫地适应新环境下的学习,并表现出充足的发展后劲。

修学旅游,人生要有大视野

        最初搞“修学游”的时候,陈栋也有点迫不得已。
       由于安全教育的紧箍咒越来越紧,合肥一中曾经像许多学校做的那样,把传统的“春游”都取消了。然而,学生却不买学校的账。一到双休日和节假日,他们外出游玩的情绪就空前高涨,班干部们私下碰个头,就直接找旅行社去了。
       陈栋觉得这样风险更大,就在会上对同事们说:“堵不是办法,一定要疏!”他的另一个理由是,学生外出的愿望是合理的,因为旅行对开阔心智大有帮助,“不做,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是学校要有自己的精神和追求”。
       在陈栋的推动下,合肥一中的“修学游”大张旗鼓地搞了起来。每年,全体高一学生都可以报名参加“修学游”。由于人数太多,学校把学生分成两批,一批将近1000人,要坐满20辆大客车。
       “学生外出,当校长的压力很大。每次直到所有人都回来了,我的心才能放下来。”尽管这是“自找苦吃”,但陈栋相信,只要准备工作做足了,学生就不会有事。
       在准备工作上,学校认真到“苛刻”的程度:旅行社必须竞标,而且每次必须选用多家旅行社;车辆必须是八成新;对司机的年龄、车速也有明确要求;路上每隔一个半小时要停车一次。随车教师会详细记录这些情况,如果对方没有按照规定做,下一年就取消其竞标资格。
       每次出游前,学校都会策划好主题,比如到婺源看民俗文化,到扬州考察徽商历史,到徐州了解淮海战役,到周庄感受水乡风情……每个参加“修学游”的学生都要事先明确自己的考察目的和任务,在出发前查找与主题相关的资料。
       学校鼓励学生带上笔、本子和相机,在游览的过程中记下所见所闻所思,回校后再交流研究、整理总结,写成考察报告。每次“修学游”结束后,学校都会把学生们的考察报告编辑成册。
       在旅行中,学生们也开始思考社会和人生。高一(8)班学生孙昱萌在苏州三日游期间,对当地的旅游景点,城市交通,卫生设施乃至经济模式等都作了考察和评点,回来后写了一份颇有分量的苏州人文旅游业发展的考察报告。
       “修学游”采取的是自愿报名的方式,学校也鼓励学生跟家长外出旅游,但是每次外出,很少有学生不参加。学生和家长都意识到“修学游”是增长知识,开阔视野、丰富人生的“大课堂”,不去就少上了一堂人生大课。

活动磨炼,让学生学会自主发展

       “学校要不断搭建平台,给学生发展提供机会。”在合肥一中,21个注册社团以及各种学生自发组织的活动证明这不是一句空话。
        陈栋说,社团活动的最大好处是培养学生的自主精神,等他们进入大学乃至走上社会,面对更大的生活空间时,就不会感到陌生和茫然了。
        当年在美国学校第一次观看“模拟联合国”时,陈栋就被孩子们展示的国际视野和领袖气质吸引住了。在他的推动下,合肥一中也组建了自己的“模拟联合国协会”。
        2009年3月,学校应邀参加北京大学国际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5名学生代表“丹麦”展开“国际外交斡旋”。赛前,师生们还来到丹麦驻华大使馆,向丹麦大使请教该国国情和政策情况。
        在这次大赛上,初出茅庐的合肥一中队斩获了“最佳风采奖”。不过,陈栋看重的并不是奖项,而是平台以及学生由此获得的发展机会。他认为,一旦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每个学生都会焕发积极的进取精神。
        最近,高二(13)班班主任蒋信伟听到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班上学生孙龙飞不知何时当上了学校团委书记助理。他知道,这个“官位”是要靠竞聘得来的,而且竞争非常激烈。
        在一次座谈会上,蒋信伟谈起这事,同事方小培接过话说:“其实现在的学生并不希望遇到一个事事都管的班主任。他们需要的是思想上的交流,而不是单向度的监控。”
        在学校管理上,陈栋认为“校园可以采取封闭式管理,这是为了学生的人身安全,但管理者的思想不能因此而封闭,否则就会压制学生身心的健康发展”。合肥一中在很多方面让学生“自主”、“自为”,结果非但没有出乱子,学校管理反而更省心、省力。
        对许多学校来说,新生入学教育是个大难题,弄不好新生就迟迟不能进入状态。合肥一中的解题思路是,每年在高二学生和毕业生中招募志愿者,组成“学长团”,通过学长们的现身说法帮助新生尽快融入高中生活。
       尽管待遇只是一件T恤衫、一顿免费的午餐,而且事务又极为琐碎,但“学长团”总是能吸引大批“学长”报名,每年应招者都大大超出实际需要人数。
       “‘学长团’的工作既帮助了新生,又锻炼了学长们自己,他们表现出的责任意识和奉献精神让人感动。责任是我们逢会必说的问题,但是都没有这样的场合有实效。”陈栋说。

学分管理,不“全面”不能毕业

        合肥一中虽然有意让学生体验大学生活,但也有“不认”大学的时候。所有毕业生都必须完成学校规定的学分,否则,即使能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也拿不到一中毕业证。
        在今年的毕业典礼上,陈栋像往年一样,亲手把毕业证书发给每一位学生。刚刚拿到北京大学入学通知书的胡少冉情绪却很低落,他和另外70多名同学因为学分没有修满,暂时拿不到毕业证。
        “不管学生高考成绩如何,也不管他能考上什么大学,在学分面前人人平等。”负责学分管理的高一年级部主任封安保说。他也是毕业班的物理教师,胡少冉一直是他的得意门生,但这个物理特长生在历史课上却是个“后进生”。
        新课改之初,学校就制定了模块考试制度以及学分管理办法,将所有高考科目和非高考科目分成不同的模块,每个模块考试合格后,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学分。在整个高中阶段,学生必须获得178个学分才能毕业。
        各科教师还有权对学生进行“过程性评价”,比如:“缺课在1至5节之内的,要按1节课增加1个学分的标准提高考试的合格分数”,“如果学生学习态度不端正,多次发生违规违纪、不交作业等行为,教师可视情节严重程度提高不少于5分的合格分数,直至不予学分认定”。
        每学期结束时,“学分认定委员会”都会公布《学分认定报告书》,每一名学生的模块合格分数标准、每个模块考试分数、学分获得情况以及补考学生名单都一目了然。对学分不达标的学生,学校安排时间补考,一次不过关,还可以再补考一次。
        学生如果对学分认定情况有异议,可以向“学分认定委员会”或者分管校长提出申诉。每年都有几十名学生上了补考的“黑名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人提出申诉。
        尽管在毕业典礼上没有拿到毕业证,但胡少冉及其父母对学校的做法还是心服口服。后来,他还把这件事写成文章,发在当地晚报上。文中有一句话让封安保倍感欣慰:“我非常看重一中的毕业证!”
        实施学分管理以来,各年级学生的平均成绩逐年递升。陈栋说,学分管理制度“软硬兼施”,目的是抓教与学的过程,抓“双有”学生的转变,抓学生的学习态度、情感的落实。
        严格的学分管理制度,让学生们在“自主”和“自为”的同时,也树立了自律的意识。中学生的人格觉醒,也正是合肥一中所追求的办学味道。

                                                          (来源:《中国教育报》200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