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一个西北小县的教改试验
2012/5/9

 

一个西北小县的教改试验
记者 马富春(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2年02月04日   03 版)

        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20多所中小学校的师生们知道,有一个叫何克抗的北京师范大学的大教授一直关注着他们。自从何克抗的团队来到永宁,这个小县城里的老师和学生们都觉得自己一天天地发生着变化。

     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年轻的老师穿行在课桌之间,学生们入神地看着动画课件,一边拍着手,一边用字正腔圆的英语和老师交流互动。这是记者在宁夏永宁胜利中心小学三年级英语课上看到的真实场景。
     近日,“运用信息化教学创新理论,大幅提升农村中小学教学质量,促进区域内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现场演示会在宁夏永宁县召开,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宁夏大学的专家以及河北、甘肃、宁夏等地的教育工作者济济一堂,现场观摩永宁的课堂教学。
    这两天也是永宁县教育局副局长王旭忠最兴奋的日子,因为,倾其心力培育的“跨越式教学”产生了明显效益,在永宁获得普遍认可。而就在3年前,王旭忠还经常听人说他在给北师大打工,以谋取个人利益。
    如果不改变课堂教学 城乡教育差距会越拉越大
    从普通教师,到中学校长,到教育局领导,在永宁教育界,王旭忠是名副其实的资深元老,也对当地教育存在的问题看得最清楚。
    “师资结构老化,知识更新不足。”永宁县的中小学师资队伍中,40岁以上的占58%,30岁以下的只占到8%。年轻的老师进不来,年老的老师吃老本,面对新课改确定的教学目标,永宁的师资力量首先不过关。
    王旭忠发现,不过关的不仅仅是能力,更主要是观念。从传统教育模式看,很多老教师的确优秀,教材烂熟于心,课堂把控自如,应试成绩良好,但不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在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情感素养、价值观念等方面欠缺很多。“上了一辈子的课,还要他们学习,观念一时难以转变”。
    王旭忠明白,如不改变现状,永宁教育很难适应新课改的目标要求,同发达地区的差距不但不会缩小,还有进一步拉大的趋势。他更明白,在师资和生源无法改变的情况下,惟一能改变的就是课堂,用专业术语说就是发掘课堂内在动力,充分激活课堂活力。
    而在提高课堂教学效益的道路上,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的何克抗教授已经默默耕耘了10多年。这位中国第一个教育技术学博导一直在探究通过教育教学模式革新,促进教育均衡发展。
    “教育均衡是很大的命题,它包括起点均衡、过程均衡和结果均衡,现在我们更多致力于起点均衡,但实际上如果课堂效果不能保证,学校修得再好,硬件再优越,也不能保证结果的均衡。”何克抗认为,近年来,国家大力解决教育均衡的问题,主要还是在解决教育起点的均衡,如农村孩子上学机会、农村学校的硬软件配置,诸如此类。这固然很重要,但起点均衡实际上并不能保证过程和结果均衡,而从教育教学实践来讲,教育的活力更多来自教与学双方内在动力的充分发挥。
    在家庭教育缺失的农村课堂教学更重要
    反复试验后,何克抗探索出了“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的教学结构,创立了课堂教学的“211模式”和“111模式”。
    “211模式”适用于语文教学,是指一节课前20分钟由教师来讲解,余下10分钟由学生来扩展阅读,最后10分钟由学生写话;“111模式”适用于英语教学,它以交际为中心,为全英文授课,将课堂分为师生交际、邻座同学交际和拓展听读3个板块。
    “这种模式可以把教与学有机调动起来,一方面老师要精心准备怎么教,讲什么,还得准备学生扩展阅读的材料和对学生对话、写话的点评和互动;同时,学生也不仅仅是被动的接受,还得在课堂上扩展阅读并动脑写话和表达,听说读写能力都得到了提高。”因为能让学生在综合能力、情感素养、价值观等方面有全面提升,所以何克抗称之为“跨越式教学”。
    “农村的课堂教育更重要,因为农村不像城市,家庭教育严重缺失。”何克抗认为,农村的学校更应该注重课堂,把老师和学生充分地调动起来,向40分钟要效益。
    10多年来,这个年过7旬的老人从书斋走向田野,相继建立起了100多个农村试验基地。这些基地涵盖了教育资源优、良、中、差不同档次,每个档次有20多所学校在同时推进。结果发现,不论是在哪个地区,何种档次的学校,参加试验的学生不但应试成绩提高了,而且识字量、阅读能力、表达能力、思维能力、自信心等也都有了明显的提升,教师的理论水平和教学艺术也有了显著提高,85%的试验都达到了预期效果。
    在2008年河北丰宁的“跨越式教学”现场会上,一直在寻找初级教育突破口的王旭忠和何克抗相遇,“一下看到了希望”。自那时起,何克抗就踏上了永宁的土地,王旭忠也开始了给北师大“打工”的生涯。
    3年前家长不敢把孩子送进来 现在挤破头往里钻
    永宁开始实施跨越式教学试验时,许多学校的领导和老师都不明白。“多少年这样下来了,突然又搞出新的一套。”闽宁中心小学的陈志鹃刚参与试验时,觉得工作量一下加大了,备课不再是看教辅材料就能搞定,还需在网上查找合适的扩展材料;上课很少用到粉笔了,取而代之的是多媒体课件。那时候她还不太会做课件,“做一个课件,就得花3个小时”。
    白天上课,晚上查资料、做课件,周六还得参加教育局组织的集中培训,自参加试验以来,陈志鹃感觉忙碌多了,“经常会听到老公的抱怨”。
    王旭忠也坦言,在永宁推行跨越式教学试验过程中,遭到了部分学校和老师的不理解和抵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永宁一方面加大了项目的培训,让思想还没转变的尽快转变,一方面帮助已经进入状态的精益求精,早出成果。
    试验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跨越式教学需要一定的网络信息和多媒体资源,为此,3年来,永宁县专门拿出460多万元资金,给试验学校建多媒体教室、购置电脑、拉宽带网络,还给每个参加试验的老师购置了笔记本电脑。另外,每年的教师节,永宁还拿出百万奖金重奖参加试验的优秀教师。     
    永宁的全力配合,也让何克抗下定决心做好试验。为此,他每年都要来永宁1~2次,深入课堂,现场观摩试验效果并作指导;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的博士生们都会从北京赶来,行走在永宁的城镇、乡村,在课堂听课,在办公室研讨,一边为试验把脉问症,一边探讨解决新情况新问题。
    后来,宁夏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和学生也参加进来。
    各方的努力很快有了回报。
    年轻父亲常保利欣喜地发现,孩子一天天发生着变化。他上一年级的女儿能用全拼输入的方式在电脑上输入背诵的古诗和课文,而且还喜欢上了带有故事情节的小片断和小文章,女儿还把自己的小作文通过电子邮件发给老师,请老师指导。永宁三小试验班的成绩明显好于非试验班,3年前,家长们都不敢把孩子送进试验班,如今,想办法挤破头往试验班里钻。 
    通过教学改革让农村孩子也能享受优质教育
    农村的孩子应该接受优质教育,也完全有可能接受优质教育。何克抗认为,“国家花成百上千个亿搞教育均衡,跨越式教学只需几个亿就可以做,它不需要太多,只要给每个学校配置一些网络和多媒体设备,再加强师资队伍的培训就可以实施。甚至农村的地方如果没有网络,也可以在传统教材的基础上实施跨越式教学。”
    经过跨越式教学10多年的探索和试验,何克抗坚信,通过教学模式的革新,能充分挖掘和培育课堂的内在活力,把教师和学生的动力与积极性有效调动起来,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加上国家近年来对农村学校建设投入力度的加大,农村孩子接受优质教育不再遥远。
    永宁的跨越式教学试验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王旭忠还是觉得“缺很多东西”。
    “课堂是教育教学的核心,但不是全部,仅把课堂教学改变了,还不足以完全适应跨越式教学的理念。”王旭忠说,现在学校的管理、评价体系、校园文化诸方面还是传统的一套,而跨越式教学需要人性化的管理,多元的评价体系,开放活跃的校园文化,当前,永宁中小学校园亟待营造顺应教育规律、激发内在活力的校园文化,并将这种文化内化到师生的言行中,不断传承下去。
    “不能让跨越式教学成为一棵独苗,而要为它的蓬勃发展提供厚实的土壤。”王旭忠认为,跨越式教学的独特魅力在于激发起了师生的内在动力,课堂教学有了内涵和活力,但目前的校园文化还没能为跨越式教学提供相适应的土壤和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