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分享
烟台二中:不唯高考,收获反而更多
2013/9/4

 

        学校不压着,学生高考成绩怎么上得去?升学率又如何提高?这几乎成了悬在每一所普通高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作为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知名中学,山东省烟台第二中学同样也逃不出这一魔咒。如何让师生高中3年不只是围着一本书转?如何让学生走出校园后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后劲?烟台二中以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和坚守走出了一条探索之路——

不唯高考,收获反而更多

——烟台二中教育改革记

《中国教育报》实习记者 胡方奇

 

 

  

考卷上体现不出的,为了学生的未来也要做

      青年教师王清华刚从一所县级中学转到烟台二中时,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有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门类众多的校本课程。相比较原来学校的学生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的状态,她很困惑,这样做能够保证升学率吗?但当她真正沉到二中里,才发现二中的诸多举措都是围绕着师生的生命成长而建构的:校本课程和社团活动根据学生的发展需求来定义,高效课堂以检验学生的综合素质为依据,导师制让每个教师都成了学生全面成长的关注者……受到极大触动的她说,现在才知道,富有生命力的教育才更精彩,现在她每天都在寻求改变,站在学生的角度上考虑如何让教育教学方式更具吸引力。

      2006年,王德清校长走马上任后,学校的升学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八十,考入名牌大学的高分考生也占了一定比例。但是,透过一连串炫目的数字,一步步走上校长岗位的他,感受更多的却是隐藏在背后的隐忧和无奈:为了维持那高升学率,学校就像高速运转的机器,生硬压抑;教师在日复一日的习惯性工作中身心俱疲,思维僵化,感情麻木,幸福感和创造力逐步下降;与此相应的是,学生的个性、求异思维受到压制,能力特长难以展示,前进动力明显不足。

      “这些问题不解决,影响的是烟台二中的明天,更是学生的未来。”儒雅的王德清校长说话却毫不绕弯子。

      在深入挖掘学校百年传承的人文传统基础上,学校确立了“以学生为本、为学生的终生发展奠基”的发展理念,明确了“学会思考、学会总结、学会合作、学会感恩”的人才培养目标。随后,王德清和他的团队便开始了一系列在当时看来相当大胆的举动。首先动刀的便是围绕高考而建立的评价体系,这是曾经被视为不得逾越半步的雷池。王德清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但他深知,评价这个风向标不改变,一切改变都只能导致换汤不换药的结果。在熬过了许多个不眠之夜后,关注每一个学生全面成长的新的评价标准出台了。学生的“四个学会”成了检验教师工作业绩的重要内容,而且学生参与教师的评价。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

      接着,课程体系建设,“和谐高效、思维对话”课堂研究,班级导师制等改革接连启动,让震撼持续升级,“倒逼”习惯围着高考转的教师在教育理念和教育教学方式上的蜕变。

      同时,为了帮助教师尽快转型,学校采取了内外兼修的教师成长策略:于内利用学校百年沉淀的文化底蕴来激发、凝聚和打造二中教师“忠诚不欺、自强不息、博爱为怀”的精神气质;于外通过开展名师带培工程、省内高中联盟、交流任教、委托国内高校培训、出国访学等梯度进修和培训,让教师在眼界不断开阔的过程中,产生主动发展的动力。

  教师开始了更有创造意味的教育和教学

      教科室主任、数学教师于文斌从对自己教学行为的反思开始了教育教学方式的蜕变。“难道教师真的就比学生高明吗?我作为教师能带给学生什么呢?学生走上社会之后,真正需要什么呢?……”在不停地追问和反思中,他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教学风格,由此而创造了“自学+点评”的教学模式。现在,他在课堂上将数学知识用“讲故事”、“师生辩论”等形式呈现,原本枯燥的数学课堂一下子变得妙趣横生。

      教研组长、英语教师焦咏梅则从课程资源开发入手,开始了新型课堂的建构。她说,现在的学生处于信息时代,课堂如果仅仅满足于书本和黑板的传统教学模式,将会变得毫无吸引力。于是,她与教研组的同事们一起,开始了“视、听、读”课堂教学模式的研究,并总结出了欣赏性、互补性、延伸性、文化性和励志性等多种视频学习类型。原汁原味的乔布斯、奥巴马等名人演讲,大学的宣传片,经典大片等,经精心剪辑后,都成为了课堂学习的素材,学生的视野被彻底打开,学习兴趣陡然提升。

      教育教学方式的转变让学生站在了台前,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现,而逐步让自己退到幕后的教师们要透过学生的外在表现抓住学生的心理变化,从蛛丝马迹中寻找教育契机。这需要更高层次的教育智慧。

     “输了比赛,但是信心不能输。第一局输了,第二局要扳回来,你们有信心吗?”班主任曲挺清在拔河比赛的现场大声鼓励队员们。“有!”大家的手放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怒吼。最终他们反败为胜。比赛结束后,师生们立刻聚在一起,七嘴八舌讨论比赛的心得,由此延伸出去成为一堂励志教育课。曲挺清老师善于在真实生活和活动中对学生进行适时教育,她说,在真实情境下的引导胜过千言万语。

      王清华老师发现一个学生经常在课堂上睡觉。经了解,原来这个学生自己开了一个网店,白天上学,晚上经营网店。掌握了实情的王老师与他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让本来做好了挨批准备的学生没想到的是,这次谈话的主题却是如何更好地分配时间,做到学业和经营两不误。后来这个学生考入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经济专业,现在生意做到了全世界,每到一个国家,他都会给王清华老师寄一张表示感谢的明信片。“教育就应该是让人觉察不出教育意味却充满了教育意图的一种生活过程,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如今已经成长为二中名师的王清华深有感触地说。

  教育的结果令教育者自己都称奇

      教了二十多年化学的王智刚从学生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可喜变化。有一次,他让学生上台讲解“乙醇与浓硫酸共热,140℃生成物主要为乙醚,170℃主要为乙烯”这个内容,学生只需要讲解一下反应过程和结果就可以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学生由化学延伸到了人生:“同学们,你们看,同样两种物质反应,140℃时生成了用途不大的乙醚;再升温30℃,就生成了具有广泛用途的乙烯。只差30℃,就有如此大的差距啊!这不就是像我们的人生吗?如果我们再多一点努力,我们的人生价值将会得到几倍的放大。所以,决定人生价值大小的不在于原材料,而在于你给自己添加的温度。”王老师感慨地说,课堂是学生展示生命力的舞台,教师给予学生多大的空间,学生就能展现多大的能力。

      于文斌老师说,获得更大自主学习空间的学生在与教师平等对话、辩论、互动中展现出来的智慧和能力,令他这个当年的数学高材生都感到惊讶。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看到,两个学生推着一辆轮椅慢慢走过校园,轮椅上坐着一个腿部打着绷带的学生。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两个推轮椅的学生是青年志愿者协会成员,正在为伤病学生服务。校办的于主任介绍说,青年志愿者协会是在去年由学生自发组织成立的。类似这样由学生自发成立的社团组织在二中已经有二十多个。

      在二中,社团活动由学生自己组织,社会实践由学生自己协调,就是连如何安排值日生与座位、是否公布成绩、带不带手机这些敏感问题都由学生与教师讨论协调解决。于志高老师说,以前做班主任时,他常常为调位、值日这些琐事所苦恼,学校倡导民主协商式的班级管理方式之后,他大胆放手,由学生们自己协商解决。刚开始时,学生无所适从,一度挺混乱。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班级气氛渐渐发生了变化。本来一些没有什么主见的学生,也在与同学协商过程中,形成了解决问题的能力。

      现在,烟台二中学生逐步形成了阳光自信、勤学善思、可持续发展能力强的鲜明特点,二中的办学理念也逐渐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2012级毕业生甘宜哲说,二中让我们的发展不再局限于分数,而是着眼于未来。

    印象记

王德清:教育观的三次嬗变

  记者 时晓玲

      在烟台二中做校长六年有余,王德清坦言自己的教育观起码经历了三次嬗变。第一次是在2006年刚做校长那会儿,来自社会、家长乃至学校内部的各方压力可想而知,大家都在拭目以待:新校长将会给二中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尤其是高考升学率只能升不能降的无形压力,让王德清做校长后的第一选择就是绞尽脑汁让全体师生能以更大的投入和热情为高考拼搏。但这样做的效果显然有限。普通班的学生和教师再怎么给他们鼓劲也提不起多少精神,道理很简单,因为学生基础在那儿,师生再怎么拼命也考不出几个名牌大学生。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反而给学校管理工作带来了不少困难。”“有些人在管理上可能会选择遮蔽这些高考出不了多少彩的学生,但我做不到。王德清是个敢于直面现实也勇于解剖自己的人,他开始在学校大力倡导不放弃一个学生的爱的教育。

     于是,烟台二中开始了一场以推进评价体系改进与完善为先导的一揽子教育教学改革,即便教师教的是基础最差的学生,但只要这些学生在原有基础上进步明显,学校就认定这样的教师和班主任是优秀教师。这是学校的价值导向,它会直接导引教师的教育教学往哪里使劲。王德清对此看得很清楚。

     学校发生的变化显而易见,但王德清并没有就此满足和止步。2008年上半年,他开始了教育观的第三次革命,用王德清校长自己的说法,也是最彻底的一次革命。要求教师转变教育教学态度和方法,用爱对待每一个有差异的学生固然没错,但如果学校只盯着眼前升学利益而忽略了对学生持续发展的着想,那无异于竭泽而渔。因此,学校对教师的教育教学和专业成长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尽可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修课、社会实践和社团活动。

     作为一名高中校长,眼下,王德清不仅要面对每年高考重点率、一本率的压力,还要承受因改革而带来的社会与家长的一些疑惑和不理解:理科学生有必要上史地政吗?二中学生活动这么多,影响了高考怎么办?但王德清选择了不动摇。你想想什么才是教育最值得关注的?如果一个是身心晦暗、只顾自己前程的名牌大学学生,一个是阳光自信、对社会有责任感、能给家庭带来欢乐的自食其力的学生,我宁愿选择把孩子培养成后者。”“当然这样的比喻有些极端,但这种现象不是没有。我想表达的是教育应当回归本真,教师不该只教一本书,应该有更开阔的眼界和教育智慧;学生也不能只啃一本书,应该在教育的基础上有更多样的选择和自我主动发展的能力。这些都是学校和校长应该也可以作为的。说这番话时,王德清用力挥了挥握紧的右拳,紧跟着,他又补上一句:事实摆在那儿,二中的高考升学率并没有因为改革走低,而是越来越好。这就说明,只要把学生和教师内在发展的动力调动起来,真正按教育规律办学,不唯高考,同样也能赢得高考。

                                                                                     【原载《中国教育报》2013-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