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线
储朝晖:保障学习自主权才是真正解放学生
2012/7/3

 

保障学习自主权才是真正解放学生

储朝晖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2-6-27)

 
  据报道,截至6月,已有19所中小学成为浙江教育科研孵化基地学校,即“解放学生”联盟成员。据介绍,教育行政部门将给予政策和经费上的支持,加入联盟的学校能开展一些更符合素质教育理念的教学活动。
  过去几十年,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情况一直存在,从政府到教育部门一直在设法解决,而又一直未能真正解决。之所以反反复复,发文不少,方子不少,却又久拖未解,关键在于未能找到病根,未能从根本上采取措施。
  学生负担过重,“病”在哪里?1964年,彭真在北京市一份关于学生负担过重的报告上一语道破:学校的“婆婆”太多,谁都可以对学校发号施令,谁都可以提出一个标准对学校进行评价,这样一来学生的负担自然重了。简而言之,由于“婆婆”太多,学生难以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
  浙江19所中小学结成“解放学生”联盟,作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有益探索。加入“解放学生”联盟的学校被赋予一定的课程设置权,可以自主开设特色鲜明的学科课程;可以减少国家课程规定的课时数,腾出时空开展一些更符合素质教育理念的教育教学活动;可以不参加所在地教育行政部门实施的“质量监控”或“检查”;教育行政部门给予学校政策和经费上的支持。这一做法要解放学生,用心何其善也,既看对了病,也开对了方子。
  不过,对这个方子的机理还是要作些分析,联盟的主旨是让学校减少“婆婆”,将那些比较啰嗦、对学生管得比较严的“婆婆”变为比较超脱、开明的“婆婆”。比如,允许用个性化课程设置、开放式选课等方式,为每个学生创造合适的教育,以此改变当前学生负担过重、学习兴趣低下的问题,这无疑会产生积极效果。从原理上看,把学生个性发展摆在第一位,为学生的发展提供机会、创造条件,无疑是正确的。
  从方式上看,这种换“婆婆”、减少“婆婆”的方式也是出于某种无奈。正因为此,这种变革仍然是不彻底的。它的前提假定是学生没有成为学习的真正主人,也就是说,这一做法并没有给学生真正的自由自主,而仅仅是给了学生自主多少的多项选择。此外,这种做法对其他未加入联盟的学校和师生是否会造成不公?既然在其他学校要学国家规定课程的时候这些学校可以不学,在其他学校自主空间较小的时候这些学校经过行政许可自主空间变大,那么最终这些学校会不会成为特权学校?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何不给所有的学校放权,让大家都能强调动手操作,都尊重学生的兴趣和需求,都遵守统一的规则,都享受同样的权利呢?
  显然,学生负担重的根本原因是师生本应有的权利被剥夺了,学生难以成为学习的主人,教师难以成为教学的主角,这样就导致千人一脑,千校一面,创新不显,人才也出不来。笔者以为,解决的最根本办法是切实保障教育当事人的权利,保障学生的学习自主权。政府有责任维护每个人的教育自主权,而不应强求一律;政府有责任创造条件使人人在其中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使每个人走上自己的教育之路。将学习的自主权还给学生,这是最根本的“减负”措施,也是所有学生都需要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