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线
奚爱国:乡村学校应成为农村一道迷人风景
2013/9/4

 

           乡村学校实际上承担着这样一些潜在责任:传承文化、维护安定、培育有凝聚力的民风民俗……应当说,活蹦乱跳的学生、知书达理的教师,本身就应是农村一道迷人的风景。 

 乡村学校应成为农村一道迷人风景

■奚爱国

  我们时常说,教育是强国兴邦之本,其中除了指教育有培育人才之意外,还有一个常常被忽略的要义——特别是乡村学校,实际上也承担着这样一些潜在的责任:传承文化、维护安定、培育有凝聚力的民风民俗……应当说,活蹦乱跳的学生、知书达理的教师,本身就应是农村一道迷人的风景。
  而校长是学校之魂。有什么样的校长,就有什么样的学校。那么,当前广大农村中小学的校长,应该在哪些方面更有所作为呢?
要担负文化教育与植根农村的双重任务
  今年1月19日,《新华每日电讯》发表了泰州兴化市大邹中心小学副校长王桂国的一篇文章——《淘不走的村庄》。我以为,农村中小学,就如王校长笔下的村庄一样,也应是“淘不走”的学校。
  曾有编辑部在推出《“洋思”进城》报道时明确提出,洋思是一所办得好的乡村初中,本不应当背井离乡,这种义无反顾的“适彼乐土”,是否应当引起我们对中国乡村初中教育生存环境、生存状态的深入反思,并在制度层面进行深刻检讨?将乡村初中办进城里是一种选择,但不是唯一选择,更不是一种具有普适意义的选择……
  就全国而言,尽管这些年农村教育有了长足发展,基本告别了上不起学的阶段。但80多年前,陶行知评价“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他教人离开乡下向城里跑”,“他教人羡慕奢华,看不起务农”等等这些问题依然普遍存在。毋庸讳言,通过农村中小学教育,实现升学的目标,进而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这很正常,无可厚非。但如果我们的农村中小学教育仅仅定位于“跳农门”和“逃离农村”这样的目标,那么,我们的学生、教师和教育都将成为无根的浮萍和缥缈的炊烟,这样的教育,必然是一种变异的教育,也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教育。
  对这一点,校长必须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和坚守。教育是最需要纯粹精神的事业,我们每一所农村学校都应该是一堆火,每一个教师都应该是一盏灯。这盏灯,应该谛观宇宙,发现人生之真;应该照亮爱心,还原生命之善;应该充满梦幻,留住教育之美。如果农村有这样的学校和教师,乡村希望的灯就亮着,农村文化也就有了力量和光辉。
  要做“一个不能少”的践行者
  校长要坚持“一个不掉队”的原则,把提高全科合格率作为农村初中阶段教育教学追求的目标;要坚持“一个不能少”的原则,让每一个孩子获得生存和发展的基本素质,特别是要努力降低初中尤其是农村初三学生辍学的比例;要坚持“一门功课也不能缺”的原则,不折不扣地开齐开足各门课程,杜绝对考试学科任意加班加点加课时,非考试科目随意停课、随意减少课时的现象,使所有学生接受完全、规范的义务教育。切实解决教育教学中存在的重智育,轻德育、体育、美育;重知识传授,轻能力培养;重死记硬背,轻想象、思维训练的“三重三轻”问题,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这些对广大校长的普适性要求,对农村中小学校长而言,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与努力。
  要做田园特色和现代教育的守望者与创造者
  现在城里的教育,包括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大多把孩子关在楼房里,周围充斥着钢筋水泥、现代化的电子设备、人工草坪、塑胶跑道等。这样的生活和教育导致学生缺了一种自然情怀、田园感受和欣赏、了解自然的能力,他们对自然甚至无动于衷!
  童年是生命蓬勃生长的时期,而乡村为它提供了同样充满蓬勃生长的成长环境。大自然是农村中小学的广阔舞台,也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教育资源,我们不能“身在宝中不知宝”、“身在宝中不用宝”,而应该秉持一种教育的自然情怀,让教育充满鸟语花香,让学生心间涌动起潺潺流水。
  封闭、落后、乡气、庸俗,不该是农村教育的代名词。今天,城乡教育的硬件差距正快速缩小。在这样的背景下,农村中小学的校长,要以田园特色、本土情怀为根基,放眼全球,不断追求教育理念、育人方式、师资水平、教学手段、管理方式的现代化,加速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变,努力办出现代化的教育,办出兼具农村和城市优势的特色教育。
  校长只有把自己的教育理想变成每一天的努力,把日常的繁杂工作与追求理想融为一体,才能离目标越来越近。
                          (作者系江苏省泰州市政协副主席、泰州市教育局局长)
                【原载《中国教育报》2013-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