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线
王标:村小的发展必须植根于乡村文化
2013/9/5

 

村小的发展必须植根于乡村文化

海南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   王标

  村小曾经是许多孩童快乐的天堂,但随着国家城市化进程步伐的加快以及农村适龄入学儿童的减少,许多村小被撤并。据教育部公开资料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全国农村小学数量减少了52.1%,其中四川最高,达78.58%。近期,教育部又重新颁布了规定,严格规范农村中小学撤并程序。村小的撤并一方面使教育资源得到整合,另一方面也带来系列问题,如边远地区学生上学不方便,亲情割裂,合并后人数较多学校的资源短缺等问题。其实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村小的消失,造成了乡村文化的断裂。
  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人又是文化的产物,教育的本质在一定程度上是传承和创新文化的过程。村小的撤并,终止了部分乡村的教育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即终止了部分地区乡村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从这个高度上来认识村小的价值,才能更好地促使我们想方设法办好村小,否则村小的消亡将不可逆转。
  正确认识乡村文化的价值,将其融入村小的教育活动。有人认为乡村文化代表愚昧、落后,有人则认为代表简单、淳朴。刘铁芳教授认为,乡村文化饱含着“爱、美、自然”等元素。可见,对乡村文化价值的认识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是不管怎样,我们的村小教育不应该是“离乡(农)教育”。正是有“离乡(农)教育”价值取向的存在,农村小学的学生越来越少,农村小学学生的学习兴趣越来越淡,因此,正确认识乡村文化的价值应该是村小教育的首要任务,我们必须正确认识我们脚下的土地。基于此,作为政府和教育管理部门,首先应当善于挖掘和保护地方文化,其次应善于弘扬和创新地方文化,而结合学校教育来开展这些活动不失为有效的途径。
  重视乡村文化先进代表教师的队伍建设,提高其素质。村小教师队伍的建设任重而道远,很多地方都呈现出“上不去下不来”的尴尬境地。很多地方的村小教师本应该是先进代表,结果却成为了“老弱病残”。如此一来,缺乏高素质的教师,教育质量自然受到质疑,文化传承和创新也相应地呈现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提高农村教师队伍的素质,一方面应该有充足数量的教师。数量充足的教师是基本保障。农村教师的配备能否以基本的学习科目配备而不是固定的师生比呢?另一方面应该鼓励农村在职教师进修,目前实施的国培计划给予村小教师参加培训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是否可以专门实施“村小教师培训计划”?再者,国家实施的免费师范生计划,能否逐步扩大到省属师范大学,培养更多的高素质师范生充实基层的教师力量?此外,应该建立适当的教师流动和激励机制,让优秀的教师、志愿者到农村支教,让农村的教师有机会走出去。师资建设是教育发展的重点,也是难点。
  积极开掘乡村文化资源,搞活村小课程开发与实施。新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首次提出实施三级课程,即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并要求“综合实践活动、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要占总课时16%-20%的比例”,这在政策上给予了村小发展的积极空间。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和挖掘乡土文化资源,通过这些课程的学习来培养学生的乡土情怀:热爱生活、热爱家乡。因此,就地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来说,在新课程改革的春风下,可以大有作为。笔者在调研中发现,西南地区的一些市县充分尊重当地的历史、文化传统,开设一些农村实用技术课程、文化课程,深受学生欢迎。在云南的乡村小学考察时发现,许多村小结合当地的文化特点,开设剪纸、葫芦丝、孔雀舞等课程或活动,甚至结合一些民族舞蹈编导了学校独特的广播体操,并申请了专利。
  协调乡村文化的重要力量——家长,着眼于学生发展。家长是乡村文化的重要力量,同时也是学生发展的重要支柱,村小的发展离不开家长的重要支持。村小应该与家长建立密切的联系,建立家长学校、开设家长课程自不必说,更为主要的是应为农村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家长最关心的是农村的发展问题。同时也应注意引导和转变家长的教育观念,要对“成人”和“成才”有科学的认识。当前新的“读书无用论”有些抬头,这与家长的观念有着直接的联系。改变家长的观念,一个最为重要的途径就是让家长参与学校教育,为村小发展贡献力量。如有些学校开设一些农村技能课程,聘请有一技之长的家长做兼职教师授课,或者让学生和家长共同学习,拉近了家长和学校的距离,家长能从中获得自豪感、成就感,相应地,观念也会随之改变。
  总之,村小的发展是时代教育发展中的严峻问题。国家已经开始禁止随意撤并学校,说明合并并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有效路径,当前国家特别强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城乡统筹发展,不管是均衡,还是统筹,首先必须植根于事物本身,村小的发展必须植根于乡村,植根于乡村文化。
                                                                【原载《中国教育报》201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