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美国最佳教师”雷夫:理想的学校没有恐惧,只有信任
2012/5/9

 

“美国最佳教师”雷夫·艾斯奎斯:
理想的学校没有恐惧,只有信任
通讯员 李茂记者 李斌(来源:《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02月28   08 版)

    当今教育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贫困

    《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作者、有“美国最佳教师”之誉的雷夫·艾斯奎斯(Rafe Espuith)日前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一些中国教育工作者向他提出的问题。他称自己30年来心甘情愿做5年级学生的老师,最强大的动力,是为了让孩子们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
    他说:“当今教育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贫困,如果我能为学生们打开原本已对他们关闭的大门,这是我所知道的感觉最美妙、最令人激动的事。”
    1981年,雷夫·艾斯奎斯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此后一直执教于美国洛杉矶霍巴特丛林小学的56号教室。他的学生们大多来自贫困的移民家庭,他用一年时间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雷夫·艾斯奎斯在小空间里创造的奇迹轰动了美国。《纽约时报》称赞他“是天才与圣徒,更是教育体系应该起而效尤的对象”。另一份美国报纸则如此表达对这位小学教师的敬意:“如果你能提炼出雷夫·艾斯奎斯老师的精华,把它装在瓶子里卖给渴望得到优秀教师的学区,你绝对会成为百万富翁。”  
    应北京新学校研究院的邀请,今年3月份,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小学教师将在北京大学与中国的教育工作者们进行为期两天的交流。这是一个令许多中国教师感到兴奋的消息。
    为中国之行预热,他很乐意通过电子邮件与大洋彼岸的同行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思考。有人问他:“如果你是总统,你会怎样改革美国教育?”雷夫·艾斯奎斯回答说:“我会要求所有学生每天至少演奏1小时的乐器。”此外,“我还会把那些对上大学不感兴趣的青年带回学校,让他们学会一技之长”。目前,在美国解雇教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会取消现有的教师终身教职制度”。
    雷夫·艾斯奎斯认为,美国教育最好的方面体现在,它有非常棒的大学供好的学生挑选,“无论学生想要什么,美国的高等教育就会为他们提供什么”。但这个国家“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系统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譬如,很多孩子因为家庭贫困等原因没有为学习做好准备,不知道良好的教育价值何在。教师们不堪重负。还有很多不合格的老师一直待在教学岗位上。
    太多的教师掉进应试的陷阱
    2002年,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要求各州对公立中小学3到8年级的学生进行年度的英文阅读和数学统考,这让“太多的教师掉进了应试教学的陷阱”。“他们忘记了,学生面临的真正考试,不是学年末的那张试卷,而是他们离开你10年后的表现和结果。”雷夫·艾斯奎斯说,教师给了学生什么会让他一生受用的能力,这才是对一个教师的价值更准确的评估。
    作为一名教师,雷夫·艾斯奎斯没法像总统那样去推行某项教育改革,但他能够避免自己的学生“掉进应试教育的陷阱”。
    他把获得的奖金捐给了学校和学生,并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以帮助更多贫困的孩子。有人好奇:如果雷夫拥有足够的教育经费和充足的条件,他会怎么做呢?“让我的学生每年至少3个月在外旅行,他们只读文学著作,不读教科书。下午是音乐和艺术的天下。学校上午7点30分上课,下午4点30分放学,没有家庭作业。所有孩子至少学会5种乐器。最后,棒球是学校的宗教!”他说。
    这位美国名师是应试教育的坚决反对者。他不赞成以学生的考试分数来评价教师的行为(他认为,一个由教师、行政人员、家长组成的考察小组,在一年中随机、多次地走进教室,是比分数更好的评价教师的办法),就像他反对用分数评价学生一样。
    “考试分数只能反映一个孩子的成长和价值的极微小部分。”雷夫·艾斯奎斯说,“每年的考试只是评估的开始。学生真正做得怎样,通过我在一路上的观察就能知道。当我们到华盛顿特区或其他地方远足的时候,我观察孩子们相互之间或遇到陌生人时如何交流,观察他们如何在宾馆里保持秩序,如何让自己的事情条理化。这样的远足活动是检验学生做得怎样的更好途径。”
    人格品质比知识更重要
    雷夫·艾斯奎斯声称自己并没有受过谁的教育思想的影响,但他却成了许多教师的学习榜样。他最好的老师是自己的妻子和以前的学生,还包括他所犯过的许多错误。他的很多思想就是从那些错误中领悟到的。“一直坚持在一线教学30年的一大好处是,有机会不断成长,让自己做得更好。”雷夫·艾斯奎斯说。
    他在长期教学中领悟到的最重要的一点:聪明不是那么重要,而正派得体远比考试分数重要。“教师教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养成人格品质,而这通常在学校里被忽略了。坚毅、诚实、勤奋,比那些考试过后就会很快被遗忘的知识更重要。”他强调说,“我希望孩子们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就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希望孩子们友善待人,勤奋学习,这意味着我必须成为他们所见过的最勤奋、最友善的人,而且我必须始终如一。”
    雷夫·艾斯奎斯应该符合他所描述的理想中的美国教师的形象:头发有些灰白;他教过的学生深知老师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这位教师没有离开课堂的打算,他坚持尽心尽力地做到最好;而且,他是一位专业人士,能在别人无法与孩子沟通的时候,抵达孩子的内心。
    而他理想中的学校是这样的:学生勤奋学习,每天都要参加体育运动、学习艺术;没有太多作业,但学生在学校里的时间会更长一些;所有孩子都要演奏音乐;教师应该是和善而有耐心的;学校里没有恐惧,只有信任。
    雷夫·艾斯奎斯在早年的求学经历想必是不愉快的,他说:“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不喜欢学校。”令人庆幸而骄傲的是,他没有让学生重蹈自己的覆辙。他在教室里消除了恐惧,取而代之以信任,“学生因不畏惧失败,不担心会被老师或同学羞辱而实现了飞跃”。不过,他强调,必须教育孩子懂得成功无捷径的道理,“要擅长某项技能,需要成千上万个小时的艰苦训练”。
    但和很多美国人一样,雷夫·艾斯奎斯并不赞同“虎妈”教育孩子的方法。“她的孩子是在为她做事情。她让孩子惊恐不安。”这位小学教师说,“我跟她同样严厉,但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善良的,思想开明的。这意味着我必须具备这些素质,而她不具备。我不希望我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在她身边。”值得一提的是,雷夫·艾斯奎斯的4个孩子“在学校里都非常出色”。
    雷夫·艾斯奎斯的学校所处的学区治安不好,偶尔会响起枪声,他却30年如一日般坚守在56号教室里。有人想知道,他的教师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候是怎样的。雷夫·艾斯奎斯的回答出人意料;“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在1992年刚被评为迪斯尼年度教师的时候。人们把我描写成救世主,但我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名誉让我非常不自在,直到现在我仍然如此。”
    他更习惯的是自己作为教师的身份,而不是《纽约时报》所说的什么“天才与圣徒”。他从来没有停止反思,即便在这次与中国同行们的电子邮件的交流中,也是如此。
    有人问道:“如果给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会有什么改变?”他说:“我会从一开始就更有耐心,并牢记孩子的路还很长。我不会像我早年那样着急。我还会在从教之前多学一些音乐,而不是后来才学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