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河南西峡县第一高中:因课改而改出的质量
2013/9/4

 

因课改而改出的质量

——记河南省西峡县第一高级中学的课堂教学改革实践

《中国教育报》记者 赵小雅

  河南省西峡县第一高级中学,这两年颇受关注。一是从2010年以来,高考升学取得的好成绩让这所县中在当地百姓中出了名;二是由于高考在南阳市所有学校的领先地位,也成为南阳市名声越来越响的高中学校;三是由于这所地处河南山区相对偏远的县中,因高考的各方面指标均远远超越全省平均水平而被许多大学关注。目前,学校已经被全国十几所985重点高校列为生源基地校,北京大学更是将其列入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资格学校名单。
  而这一切的变化,用校长杨文普的话说,是学校持续推进课堂教学改革,因此撬动了高中学校课改的支点而带来的。
 
 一位立志课改的校长
  杨文普,原任西峡县教研室主任。从2003年起,他就带领全县教研人员及部分中小学校,探索了“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并在县教育局领导下,在全县所有初中和小学进行课堂教学改革,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2009年8月,西峡第一高级中学这所当地的最重要学校需要新的校长人选。县一中的校长,从教育的责任上来讲,重要性不言而喻。从行政级别上来讲,在县里也算是一个高职位。当时,想来这个岗位的人不少,然而,西峡县委和政府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采取自愿报名和公选的方式,把真正适合这个岗位的人选上来。
  思考再三,杨文普最终成了诸多报名当中的一员。当时,他报名的最大初衷就是看在高中能否通过课改的途径,让学生学得更加轻松且高效。他还记得,在13名由县委常委等人组成的评委会面前,在他竞选演讲以后,有11位评委给出了100分的满分,两人给出了99分。他高分当选为西峡第一高级中学校长。
  在西峡县,目前“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在许多初中和小学已经推行。经过探索和实践,这种课堂教学模式和推进方式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经验,也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但是,在高中,步伐却相对谨慎。因为高中与高考直接相关,如果改革的步子太急了,影响到高考升学率,这将是一所县中承受不了的后果。更何况,西峡一高在近几年也进行了课堂教学改革,在高考中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所以,当他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许多人曾告诫他,改革的步子不要迈得太快。
  开始,这位新校长的确是抱着谨慎的态度,开始了他的高中校长工作。2009年9月,秋季新学期,当校长的杨文普第一件事就是进课堂听课。听了一个月的课,他感到在许多老师的课堂上,传统的讲授方法仍然还占据着课堂,教学的效益有待提升。于是,他想在高一年级找4个班级开始“三疑三探”的课堂教学改革实验。
  可是,当他找到几位班主任老师,希望他们所在的班成为实验班的时候,一种本能对改革未知性的恐惧,使他试图说服的几个班主任以各种理由推托了。课改实验一定要做,但是从哪里开始呢?杨文普想到了一个看起来传统却又相对公平的办法——抓阄。于是,他召集所有的班主任一起开会,宣布了这个决定。最终有4个班主任成了其中“倒霉”的人,而没有抓到阄的班主任都兴高采烈地离开了,抓到了的4名班主任则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校长杨文普却说:“你们抓到了这个阄,就好比是中了大奖,改革将让你们的班级变得不一样。”就这样,新一轮课改在这所高中学校拉开了帷幕。
 
  教师从有所怀疑到开始信服
  从4个班开始的课堂教学改革实验,共有28名教师参与其中。
  在这种模式中,课堂分为4个环节,即“设疑自探、解疑合探、质疑再探和运用拓展”,课堂中突出学生的“疑”和“探”,从一开始的“设疑”,到后来的“质疑”,通过学生自探、同学合探、师生再探,以此改变传统课堂的单一沉闷,老师讲得少,学生学得多。现任教高三语文邹海晓老师说,刚开始实验的时候很有压力,最担心的就是课改是否与成绩能够统一起来。如果改了,成绩不好了怎么办?有这种疑问的不仅是邹老师,几乎所有参与改革实验的教师都是抱着这样的担心开始的。
  然而,期中考试,4个对照实验班的成绩说明了一切。实验班各学科整体成绩都要高出没有进行这种教学模式改革的班级。这下,老师们开始觉得这样的教学方式确实有过人之处。春季开学以后,所有高一年级都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课改实验,高二的部分班级也开始了教学改革实验。
  邹海晓说,在开始的阶段,老师们不知道该如何操作这样的课堂,在教学《鸿门宴》一课时,学生提了几十个问题,如果全部解决得用四五节课的时间,如果是这样,课堂教学效率不仅没有提高,反而会降低。
  为了帮助老师尽快熟悉和适应新的课堂教学,学校在管理上进行了新的尝试。政治教师孙丽平记得,从课改实验开始,学校的教研活动也变得与以前不同了。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赛课”,老师们在备课、上课、评课、反思中不断深化着对新的课堂教学模式的理解。学校的听课研讨改为“一课两上三讨论”的研究模式,备课组长成了第一责任人。通过这样的研究,每一个备课组都要推出“三疑三探”的样板课,然后在年级部上研究课。每上一次研究课,级部给备课教师予以奖励。通过听评的方式,对老师课堂的改变评出等级,按适当的权重与奖励挂钩,并对课改先进的学科进行集体奖励。
  教研组长利用教研活动组织学习交流,制定本组下一周改进方法措施,每周召开一次实施情况调研会,随时讨论改革中的问题。学校每两周还要举办一次“三疑三探”教改论坛,讨论实施中的问题及解决办法,推广成功的经验。学校每月都要奖励课堂改革的先进学科组,由年级主任、年级教务主任会同部分年级教研组长,随机推门听课,并进行打分评价,评价情况及时公布。学校对积极主动上观摩课的教师进行奖励,给上课教师所在的教研组加分,并在评优评先晋级中适当倾斜。
  现实的课堂教学成绩和学校有实效的推进措施,使得课堂教学改革越来越被教师认可。“课改的这几年,也是自己专业能力进步最快的几年。”数学教师曹伟顺说。
  现在,西峡一高还有着被教师们称为“教师成长的星光大道”的赛课制度,即围绕“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改革的推进,每周、每月、每学期、每学年常设赛课活动。周、月、期、年赛课依次晋级,并依次命名为“周教学能手”、“月教学标兵”、“期教学菁英”、“年度最具课堂教学改革力教师”。正如该校参加工作仅两年的屈廉武老师所说,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得到了升华。
 
  学生变得更“厉害”了
  “以前的课堂上,只有老师讲,我们都不敢质疑。现在的课堂上,我们可以上台讲解,要讲给别人听,自己首先要理解。如果同学有不同意见或质疑,我们就会主动查阅相关资料,再搞清楚。在这样的课堂上,老师真正成了我们的帮手。”在读高二的李洋这样介绍现在的课堂。高三(7)班的申晨同学认为,课堂上质疑的环节对他特别有帮助,因为问过的问题或者讨论过的问题就会印象特别深,从而加深了对知识的理解。如今,在西峡一高的课堂上,学生从头到尾都是主人。特别是因为注重学生的问题,所以学生的思维变得异常活跃。
  除了以问题为中心,关注学生的问题,还十分注重课堂上学生的拓展提升。在西峡一高的课堂上,拓展提升有一个特殊的环节,就是以小组为单位,小组内每位学生都要编制一些题目。编制好的题目先在小组内部讨论,然后推出最佳题目呈现在课堂上,供同学们拓展训练。“学生会编题,就会做题。通过编题训练,能使学生充分理解教材内容,更重要的是使学生通过知识和智力的融合,挖掘出别人未尝试的应用点,培养了学生的思维能力”,生物老师陈明军有如此体会。杨文普校长说,学校还有一个重要的复习内容,就是把近五年来的考点进行梳理,学生围绕考点进行编题,如果学生编的题被选中,就会在这道题的后面印上学生的名字。杨文普校长说,实践证明,许多学生命的题目比高考专家命的还要好。化学老师屈廉武甚至还尝试了一种新的课型,即指导学生编制题目课。而学校所有的练习与试卷中,有20%左右的题目是来自学生的。
  对于高中来说,课改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高考的检验。2011年经历了课改之后的第一届高考,学生本科进线率达93.4%,是全省平均水平的3.5倍,是南阳市重点高中的第一名。2012年,完整地经历课改的第一届高考学生,再度令人瞩目。南阳市文、理科第一名均出自西峡一高,全市文、理科前10名,西峡一高有7人,全市文、理科前20名,西峡一高占12人,本科上线率达到了95.2%。
  面对这样的高考成绩,杨文普更想强调的是,2012年全校有271位学生拿到了国家发明专利证书。一所河南西部的偏僻县中,凭什么就这样横空出世?“是课堂教学改革带来的,我们看中的不仅是成绩,更看中的是学生的创新能力,这样的课堂教学,才是培养创新人才的课堂”,作为校长,杨文普有着自己的质量观。

                                                                                                                           【原载《中国教育报》20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