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聚焦
学校不必对时尚概念过度追逐
2013/9/5

 

学校不必对时尚概念过度追逐

上海浦东教育研究院     程红兵

        中小学校长是官吗?其实校长原本不是官,他们是读书人、教书人,更是教育人。但是今天看来,校长好像也是官,管了从几十号人到几百号人不等的教职工队伍,享受着相当于从副科级到正处级不等的官员待遇。既然是“吃皇粮”的官,也就必须行走在官员的轨道上,重视政绩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校长们拿什么东西作为自己的政绩呢?校长不是市长,不能招商引资广开财路,不能拆房建楼大兴土木。但是,现如今不少校长和市长一样却有着共同的数字追求爱好,市长们追求GDP,校长们追求升学率。除此之外,不少校长还热衷于追逐概念政绩,通过引进一些时尚概念打扮自己,从而形成炫目的政绩。

       比如时下“幸福”是一个热词,于是就有学校经验呈现:某某中学打造出了和谐、民主、勤奋、平安的校园文化,让全体教师提高了幸福指数。至于究竟是以什么来证明教师幸福指数的提高,则不得而知。是华丽语句?是一堆数据组合?是笼而统之的问卷调查?还是电视台式的校园采访?……在此,笔者并不是说校园不可以谈幸福,不可以用时尚概念,但却反对这种看起来煞有介事,其实就是借用概念粉饰包装的做法。有一些学校的确拥有这样的本事:只要流行什么,就能编造出什么;只要是领导喜好的,就能立刻制造出来。有的学校自己不善说,还会专门找来一些操刀手为自己总结和润色。

      再比如,上级领导强调文明习惯的重要性,于是立刻就有经验产生。一所学校为此开展了一项活动,结果很快出来:“学生养成了良好的语言文明习惯、行为文明习惯、学习文明习惯、卫生文明习惯、礼仪文明习惯,培养了高尚的思想品质和道德情操。”(摘自某报道)开展一项活动,就产生如此大的效果,稍有常识的人立刻就会产生疑问:这可能吗?没有具体做法,没有过程解剖,没有原因分析,纯属自欺欺人。

      如此做法,不一而足,一些学校的虚假繁荣由此产生。剥去这些包装在外的概念装饰,其实学校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校长的价值取向没有变,依然是以升学率、分数为唯一选择;教师的教学行为没有变,仍然是题海泛滥;学生的学习体验没有变,还是机械操练,苦不堪言。于是,这些经验总结,充其量就成了概念游戏。大凡游戏都是短暂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像吹泡泡,短时间里固然可以吹出一个个美丽的泡泡,但必然也会在短时间内破灭。这些年我们已经见多了这样的泡泡政绩,不断涌现,又很快破灭。

       哈佛大学教授塔克森·伦迪曾警告美国教育界:策略只是文化的早餐,再好的策略都抵不过文化的力量。仿照这种说法,概念也只是文化的躯壳。没有明确而有力的核心价值,概念不过是一堆没有灵魂与精神感染力的空架子。

      美国著名教育家弗兰克斯纳说过一句话,大学不是一个温度计,不必对社会每一流行的风尚都作出反应。我想说,中小学校更应该如此,不必对时下的一些时尚作出过度反应。我以为校长更应该关心:学校给人温暖的是什么?学校让人心寒的是什么?学校应留给学生什么记忆?学校应留给教师什么回想?……